漂洋过海的蟑螂鼠

死死扒住APH和欧美圈的坑拒绝援救

【米英】所以孩子怎么办

♢大概是两位单身爸爸一起奶娃奶着奶着就滚一起的故事吧(bu
♢ooc注意
♢缓慢更新但绝对不会弃坑XD
01
“艾米丽!在这儿--哦,小心点!”罗莎.柯克兰发誓自己所有的教养消失无踪都是为了这个蠢女孩儿。在她来之前,在熙攘的人群里尖叫显然不现实(虽然现在这该死的家常便饭)daddy一准会杀了她,为了柯克兰老宅兢兢业业工作大半辈子了的礼仪教师。
“上帝,我以为这是一条拥挤的,充斥着车辆,人群的街道,而你,11岁的小豆丁,没有导弹或其他的什么在追你,你就不能慢点儿啊?”艾米丽想塞住耳朵,但她更想谈话终止在现在“今晚没有司康饼对吗?”
“No,girls”亚瑟.柯克兰先生再次觉得自己像母鸡一样,左右翅膀各护着一只小鸡仔走进黑色轿车。
他一边发动车子,一边祈祷艾米丽不要和罗莎打闹导致水撒...“I'm so sorry!”
该死的我的车!
“我希望你们没有剩下青菜”
“没有-还有胡萝卜也没有”
“也没有,那好极了,女孩们。”
“还不是因为柯克兰叔叔做的饭太难吃了,不然谁会吃这些啦!”
“闭嘴吧艾米丽!daddy明明做的很好”
  “罗莎你的味觉是旋转跳跃升天了吗?你对着那个司康饼摸着良心再说一遍好吃啊?”
  “...罗莎为什么不回答你倒是给爸爸我反驳啊?告诉琼斯你爱司康啊baka!”
02
    夕阳渐渐滑下地面,金黄的余晖浪潮一样卷过华灯初上的纽约市。黑色轿车欢笑着随最后的日光停在寂静的住宅区。
亚瑟.柯克兰拔出车钥匙,两个女孩在后座嘀嘀咕咕,隔壁的房子静悄悄的,显然主人并不在此。
亚瑟皱了皱眉,事实上这动作很可笑-但粗眉毛可是大英帝国绅士的象征!
“下车,女孩们。”亚瑟想开车门,想想又缩回身子问道。
“司康饼真的很难吃吗?”
“真的。”
...果断整齐不做作啊小兔崽子们。亚瑟猛的关上车门,赶着俩兔崽子进屋,恶毒的想罗莎估计不是亲生的。
但伊丽莎白对自己的爱自己可是清楚极了。
而且罗莎可哪儿哪儿都像他。
亚瑟撸过两颗毛茸茸的金色脑袋,走进厨房。罗莎随他,沙金色的头发,艾米丽听说像她父亲,她母亲是个粽发美人,有蜜糖一样的眼睛。
可惜是个疯狂的科学家,并随时准备为之献身。问题是她女儿。想想吧,这倒霉孩子被他妈兜到过亚马逊丛林里的试验室里一起,结果差点没回得来,她爸也因为这事儿和她妈彻底闹翻离婚。
说实话,她爸也好不到哪里去。孩子妈搞生物科学,孩子爸搞地质勘探并且沉迷攀岩,没娃有娃都天各一方四海为家。离婚后艾米丽理所当然判给父亲,基本靠她叔父马修.威廉姆斯带。
或许靠近北极圈的生活环境打磨了他的棱角,他像甜蜜温热的枫糖水配双层松饼一样讨人喜欢。
所以当他第二次紧张的和要见老师的小屁孩似的敲开自家的门说自己出差托他照顾大概个把月的时候(第一次是他带着罗莎刚搬进来那会儿他们礼貌的互相问好),亚瑟.柯克兰平生第一次怀疑自己粗眉毛是不是太难看或者自己太过凶恶,抑或是其他的什么吓到他了。
不,删掉第一个想法,粗眉毛该死的好看极了。说不定是沙金色的毛太乱?拜托发胶已经尽力了!
然后这个小恶魔就来他家了。
03
“把青菜头吃完,现在。”
“...好恶”
“现在”
“亚瑟是暴君!罗莎--”
看着孩子们闹做一团,亚瑟感觉家里的确要亮堂些了。--也许是因为王耀说的小孩身体三把火?莫名想到罗莎和艾米丽肚子里透出三团火的样子,亚瑟几乎把自己逗笑了。
“女孩们,好了!回房间--艾米丽,放开杰特里,他要疯了。罗莎,带她回去...是的,可以玩到8点半。”亚瑟艰难的转身叫到以阻止艾米丽疯狂摧残家里的苏格兰折耳猫。手上盘子要掉不掉的晃来晃去。
女孩们终于踢踢踏踏上了楼,估摸着开着小夜灯在看故事书--他真该警告她们这对视力不好。等到亚瑟终于坐到心爱的钢琴面前已经8:23了。骨节分明的修长指尖拂过漂亮的黑漆琴身。
自己已经很久不碰钢琴了-尤其是伊丽莎白过世后。
8:30 月光准时撒下。亚瑟在两个女孩床边低头絮语着古老传说哄她们入睡。
“亚瑟叔叔,听说你钢琴弹得很好听。你可以教我爸爸弹吗?哦!算了,他是个该死的音乐白痴。”
“用词!艾米丽!我爸爸可是音乐家,最受欢迎的钢琴家,最年轻有才的--”
“罗莎,艾米丽。晚安。”
“总之他是最伟大的,晚安!亚瑟叔叔(爸爸)”
看罗莎大姐姐一样教训艾米丽,亚瑟难得的十分开心。
亚瑟拉上了门,将小夜灯银光旋转映出的鲜花麋鹿关在门里陪伴孩子们。
睡前亚瑟照旧在桌前坐了会儿。一团乱麻。亚瑟放下空杯子想。
04
隔壁的大冒险家还没回来。艾米丽已经在自己家住了快一个月了。已经彻底和咋们混熟了啊!
感觉自己像又多了一个丫头似的啊谢特!自己又不是王耀干嘛要这样带娃啊?总而言之看见艾米丽她爸一定打死那个不负责任的家伙。
亚瑟.原不良.柯克兰如是想着。
但是反正那个红酒混蛋不是帮自己请了假吗?不是度假吗?
叹口气,亚瑟终于准备睡觉了。
轻吻过十字架后亚瑟合上眼睑,薄薄的白白的一层皮肉包裹住碧绿的虹膜眼球以及他灰白的灵魂。
他不是基督徒更不信伟大到虚伪的上帝。但他可怜的已故妻子伊丽莎白是。她的上帝没能从烈烈火海里救出她,她却真真正正的救了罗莎和他。
伊丽莎白希望亚瑟能开始彻彻底底的新生活。
去他的吧!亚瑟想。这儿该死的没了你不就哪儿哪儿都不一样了吗?
“晚安。”


可以求评论吗可以评论吗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qwqqqq

评论(1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