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过海的蟑螂鼠

死死扒住APH和欧美圈的坑拒绝援救

男生和男生也不可以早恋!

♢因为还是没更画手那篇所以放几个脑洞补偿诸位天使使

♢可以当做画手的前篇(?)也可以单独观看

♢我知道我有毒对不起

♢私心tag注意,cp不明显其实


1

在江澄刚入学那会儿死都不愿意说自己的字。

因为觉得娘爆了。

2

最后还是被魏婴说出来了。

3
江澄就是在那个时候显现出他打架有多残暴的。

4

特别是别人叫晚吟的时候。
他说把腿打断不是开玩笑的。

5

结果被虞夫人发现了。

6

其实江澄和魏无羡成绩炒鸡好,双双成为尖子生。

7
耐不住魏婴还是太皮。

8

高一运动会的时候江澄认识了蓝涣。

9

什么?蓝湛?没错和江澄魏无羡同班,但是他除了脸看起来就没一点儿和蓝湛有关系。

10

那时候江澄站在马上要烧着了的操场上,开幕式刚刚举行成功。

11

然后江澄就看见有个人在准备男子100米,有个女生去送水。

12

女生不小心把水撒在那货身上了。

13

“那是哪个苕皮玩意儿?”

“哦,蓝湛他哥。高二的蓝曦臣。”

14

江澄那一级的军训推迟到了高二。

于是和高一一起训了。

15

天天都有人往这边偷瞄。

16

就是聂怀桑都给人看上了。

还有好多人找他问QQ号。

17

就是不一定问的是他自己的。

18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19

魏无羡在军训的时候曾经翘掉了站军姿,龇牙咧嘴捂住肚子出去马上就到小卖部买了一罐冰可。

20

然后就被身为班长的蓝忘机抓到了。

21

“蓝二哥哥,你就不要揭发我咯!”

“这样,我送你一只兔子,再请你一罐可乐行不行?”

22

蓝忘机收了兔子和可乐。

然后大义凛然的告发了魏无羡。

23

班上的各位都有锻炼身体的好习惯,比如篮球足球羽毛球。

24

但是八班的包括隔壁对门儿九班都在二楼角落的大教室,前面走几步拐角就是厕所,人也只有30几个,后面空了一大片。

25

与世隔绝。

26

所以他们从来懒得下楼去操场。

都是直接在教室后面打的。

27

这次他们在后面踢足球终于给发现了。

于是他们开始踢篮球。

28

魏无羡经常强拖着江澄去后面打羽毛球。

29

放心,江大小姐绝对是玩的最尽兴的那个。

30

“魏无羡,你就是个簸箕。”

“you,给老子out。”

31

激动的魏无羡终于把羽毛球打到了楼下。

是哪个倒霉蛋被砸到了呢?

32

是蓝启仁。

33

怒气冲冲的蓝启仁问:

“谁发的羽毛球?”

江澄和魏无羡同时指向对方:

“他。”

34

塑料姐妹花,永远不分家。

35

又是一年一度的运动会。

今年口号是什么呢?

36

“八班八班,非同一班。先菜九班,再踹七班”

37

据说8班口号是不愿暴露姓名的魏某某决定的。

38

鬼知道当时蓝启仁脸有多黑。

39

据爆料,蓝忘机当时没张嘴。

40

“九班九班,法力无边。来我九班,早日成仙。”

41

对门九班的口号是金光瑶定的,中途他还藐视的看了眼儿魏无羡。

42

辣鸡,都不押韵就敢嚎出来。

43

哦,对了,魏无羡江澄蓝忘机在的八班是理科班,金光瑶在的九班是文科班。

44

你要知道,学校的旧货市场,什么都要。

45

“英语书!贱卖英语书啦!看起来崭新崭新的的英语书啦!”

“我的五三又掉了,你这儿有吗?” “啊...只有高三化学了,卖的实在太好了。”

46

“卖鞋垫呀!金光瑶的...!!!!”

47

上面那个是魏无羡,坟头草已经三米高了。

48

江澄折了几只草蚱蜢。

因为每个学生都要准备至少一样东西。

49

只有蓝曦臣买了。

50

“这个怎么卖?”

蓝曦臣弯腰问这个漂亮的学弟。

江澄没抬头,兀自折蚱蜢。

“大锤五十小锤三十买一送一童叟无欺。”




老福特格式杀我。

呵。

我希望你们能说说话(趴)

论如何勾搭你的绑定画手(四)

♢文手澄画手曦魏无羡应该是游戏主播


♢暂定是cp忘羡曦澄


♢因为我真的搞不定多人向


♢不会写文对不起


不行我要hold不住了开始崩了[dog][dog]


或许是江澄的视线太过强烈。


蓝曦臣完全忽视不了对方穿来的目光。


一股在质疑你不行的感觉。


蓝曦臣对江澄笑笑:或者说他很少不笑。


“有什么事吗?”


江澄点点头,又欲盖弥彰的摇头。


蓝曦臣是真的很喜欢这位小学弟了。


憨得可爱。


简直就是快乐源泉嘛。


江澄没犹豫很久就大大方方的问出来了,也不是很扭捏的人:


“你是脑袋给球砸到了吗?”


半晌又补一句


“就这样可以吗?”


蓝曦臣是真真正正的给问到了,老半天没反应。


这简直是道送命题。


江澄正想反省自己,蓝曦臣就偏移视线。


江澄又看,蓝曦臣又转头。


江澄:我是江澄我现在慌得一批。


在江澄疑惑的眼神里,蓝曦臣说:“虽然也不怎么光彩但我并不是被球砸到了。”蓝曦臣略显尴尬伸出手指指向自己“我是学生会的啊。”他又指向不远处另外一边的梯子,学生会的各位正紧赶慢赶的准备即将到来的夏日祭。


“我是中暑了。”


江澄开始觉得自己的脸部神经呆滞了。


我宁愿相信面前这位是假的蓝曦臣。


不,这不是我谦谦公子玉无双的蓝涣公子。


我不接受。


江澄面无表情的忘掉自己以前暗搓搓的猜测过蓝曦臣是不是泽芜君。


江澄想,最近天气又热,蓝曦臣也很忙。中暑好像也不怎么奇怪。


蓝曦臣莫名觉得脸上有点燥。


“我既然分享了我的溴事,学弟也算是抓到我的把柄了吧?”蓝曦臣顺水推舟“学弟是不是该一时欣喜异常,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我叫蓝曦臣。”


有风吹过,带着夏天的温度。


“江澄。”


糟糕,颜狗暴击。


江澄带着心动的感觉回到了家,魏无羡像是某种史莱姆一样的蠕动无脊椎动物瘫在沙发上,在江澄把外卖盒扔在桌子上的瞬间猛的弹起来抢走所有鸡腿儿。


江澄反手就是经验老到的一巴掌,给魏无羡以一种难以想象的角度躲了过去。


魏无羡笑眯眯的分了一半儿给大汗淋漓的劳动力,算是给自己不足指甲盖那么大的良心一点交代。


“来来来!师妹!今天吃鸡腿儿啊!”


“滚吧魏婴。”江澄过于凶狠的斜了眼魏无羡。“今天星期三。”


魏无羡眨巴眨巴眼,


“昂?所以你没课?”


“不,所以你有课。”


魏无羡笑容僵硬,心中一阵哀嚎,感叹自己为什么要选那个老巫婆的课。


“比起这个,夏日祭你去不去啊?”


魏无羡其实根本不在意自己有没有逃课,反正他去上课也不会听,倒是自己人缘不错,说不定有人帮忙答声到。


江澄人设还没从操场那里找回来,嘴里叼个黄艳艳的大腿子模糊不清的说:


“不是学校统一要全部参加吗?”


“不是那场,是我收到邀请那场来着。”


魏无羡躺在沙发上玩手机,一只手在茶几上的盘子里摸索,只拿到个苹果,顺手就啃了起来。


魏无羡就是典型的红的发紫,紫的发黑,黑的发亮的,大红大紫的游戏up主,收到的邀请绝对不会少。这场展子也是正好有空才想起来。


江澄摇摇头:“去玩儿倒是没问题,但是这事儿你自己斟酌。”


江澄是个写手,最近倒是也有签售会,不过是编辑组织的,几个同站写手一块儿的那种,和魏无羡不在同一个会场。


魏无羡耸耸肩,刷起来含光君那几条为数不多的微博并且乐此不疲。


江澄看着就胃疼,甚至隐隐觉得魏婴的状态似曾相识。


呵呵,门口有镜子哦,三毒大大。


回到房间,自己文下面的评论已经很多了,江澄随便找了几条看看,不过没什么回复的答案。


其实无非是对下面剧情一些或有理或恶搞的猜测,或者单纯的夸奖,甚至还有同人短篇和一些yy。


但是江澄看的津津有味,不厌其烦。


趋于平静的QQ在响,是编辑。


断腿也要催你稿:哥?三毒大大,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再催稿打断你的腿:随便。


断腿也要催你稿:坏消息是这次签售你跑脱了,活动推不下来了,好消息是你有绑定画手了。


断腿也要催你稿:泽芜君。


蓝曦臣:我不要面子的啊???


论如何勾搭你的绑定画手(三)

♢文手澄画手曦魏无羡应该是游戏主播


♢暂定是cp忘羡曦澄


♢因为我真的搞不定多人向


♢不会写文对不起


短小精悍(bu)对不起

QAQQQ



要说江澄就点个赞还好,怎么还不许谁有个爱好了不是?


但我们也说过,江澄混的超级惨,自己偶像一句话都没回复过自己先不提,他本人更是连自己的说话风格都不敢怎么带,照着其他粉丝的回复回复。


你他妈猜猜其他粉丝会说什么?


掐掉黑粉女友粉,无非就是“啊啊啊啊啊啊啊神仙下凡啊啊啊太太太太画的太好看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江澄在自己20年的人生中体会到了绝望。


魏无羡凑了个脑袋过来张嘴幸灾乐祸:


“哎呀!师妹,屁大点儿事儿是吧?”


魏无羡是一直都知道江澄喜欢泽芜君的。讲真,泽芜君简直是江澄心中的白月光红玫瑰,每次点开图片都爱不释手,手机都要黑屏了还在看,关网页简直是上断头台,又痴汉又怂,只知道对着自己吹这个画手,他是神仙,爱他一万年,一上微博瞬间熄火,小号都只敢抄别人的回复。


江澄狠瞪了眼嬉皮笑脸的魏无羡,忐忑不安的解锁手机。


QQ显示99+,江澄烦躁,讲实话不想看,不过还是点开了。


跳的最厉害的不是编辑,编辑早知道了,稳如老狗。江澄的诸多粉丝才是旋转爆炸升天!


“等等等等,我暂时搞不清楚状况????我的主子是这么少女羞涩的吗吗吗???”


“我都不知道该先惊讶三毒大大是痴汉还是该惊讶三毒大大喜欢泽芜大神了...但是同好啊啊啊我居然和大大喜欢同一个画手耶嘿嘿嘿”


“等等啊你们!三毒大大还没发话啊???不要在这儿自说自话好不好?”


“我一直以为大大会喜欢比如宏伟一点的战斗场景啊..结果是小桥流水人家233”


“都说了等大大表了态再说啦!”


...


江.鸵鸟.澄默默退出了卡一卡的QQ,装作自己没看见的样子。


不愿面对.JPG


江澄暗搓搓的想着能拖多久是多久,权当自己赶稿还没到截稿日,躲进卫生间,不理故意笑得超大声的魏无羡。


随随便便洗漱了下,江澄匆匆出门赶公交准备上课。


“我早上有课,不给你带饭了,WiFi你好自为之啊!”


江澄成功在魏无羡的哀嚎里找到了奇异的胜利的感觉。


江澄打卡上了公交,一路摇摇晃晃站在拥挤的车厢里打字。


再催稿打断你的腿:...


哎哎哎啊爱不完:噫!正主终于来了XD!


三毒是我老婆吧:大大233窥屏多久了啊?233


断腿也要催你稿:诺,叫你们不要说,三毒喜欢人家画手而已你们居然100+[目死目死]


再催稿打断你的腿:对,是的没错,老子就是喜欢泽芜君!...的画风。-(:3]<)-


哎哎哎啊爱不完:天那!三毒大大卖萌了233截屏截屏。


冷场王八八:开屏快乐[表情][表情]


...


江澄到了学校才发现是星期三,难得没课。


...


算了,来都来了。江澄叹气,随便找了个阴凉处感受透过婆娑树影看稀稀疏疏的阳光。


江澄犹豫不决,最终提出了笔记本电脑。


说起来江澄还真是理科生。


还是个没有写完论文的理科生。


远处篮球场一片骚动,江澄没管,盯着闪烁的屏幕发呆,思维不知道到底发散到哪里。


“你好。”


江澄吓一跳,转头发现是自己学长。


是高中就认识的学长。不过看起来他不认识自己。


蓝曦臣。


江澄微微张着嘴,一脸蒙圈。蓝曦臣捂着额头轻笑,被江澄阳光下影影绰绰的脸逗得很开心。


“我希望你不会介意我坐坐吧。”


话这么说,蓝曦臣倒是兀自坐下,眯着眼笑。


江澄在蓝曦臣坐下之后才慢半拍的点点头,在不熟识的学长旁边僵硬。


事实上,蓝曦臣想,这位小学弟对着树干半阖眼的样子像自己弟弟养了许久的兔子。


蛮可爱的。


江澄在干嘛呢?江澄想。


他看着用毛巾捂着头的蓝曦臣想。


这傻逼不会是在球场上被篮球锤脑壳了吧?



emm后面大概曦澄就比较多了吧?


摸鱼存档XD私心占tag致歉
卡尔感受到富有活力的心脏跳动。
来吧,来吧。
带走我吧,亲爱的死神。
我喜爱你,正如我喜爱尸体。
自杀倾向。

论如何勾搭你的绑定画手(二)

♢文手澄画手曦魏无羡应该是游戏主播


♢暂定是cp忘羡曦澄


♢因为我真的搞不定多人向


♢不会写文对不起


我的妈你们是天使吗真的回复我QAQQQ


运动会写文炒鸡累,一天六场比赛还要做作业了解下


我,垃圾文手居然卡文了有没有大宝贝儿有想看的告诉我给我点儿梗吧目死


要说夷陵老祖这个人吧,圈里也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老祖,老祖。


已经足够体现出他的资历了。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夷陵老祖,他是妖魔鬼怪的,老祖宗。


混圈再久的人也会指天发誓,这辈子没见过操作比魏无羡还骚,比魏无羡还作的恐怖游戏up主。


就是你点进直播间,第一感觉是这up主技术怎.么.可.以.烂.成.这.样?!


然后你就可以发现他的操作很流畅,也不会像一些up一样顺便什么风吹草动就惊爪爪的叫唤,反而十分冷静自持思路清晰。反应速度也是一流。


那么为什么总是过不了关呢?


“我的妈233这个草丛丛一看就有问题咱们去看看。”


“来,我们把视线往下移...她裙底怎么是黑的?我操操操门门门!怎么点开了???”


“这这这,刀妹来啊~造作啊~咦?怎么没动?近视眼儿吗??那我们悄悄靠近...怎么冲过来了233,啊啊啊啊!”


“死了。”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大佬吧。


论什么叫每一个游戏视频都可以当全结局通关视频来看可还行。


总之,像他这种up主,讨厌他的人会有,无非就是觉得他玩游戏拖拖拉拉哗众取宠,或者就是看不惯他嘻嘻哈哈。当然,喜欢他的人自然更多。


魏无羡也不是什么不知道感恩的人,宠粉宠的简直惨绝人寰,无法无天,把他们养的逐渐有向他们主子发展的趋势。


所以当有个粉说,


“老祖老祖,给你推荐一款超好玩的游戏!”


魏无羡基本脑子都没过就应下了。别慌,这锅不在这位可爱的粉丝身上,在魏无羡身上。


你看,这口锅又大又圆又亮,背背看吧!大宝贝儿。


“这游戏太简单了吧?我可是高玩,小猪崽们。真的,就游戏制作组这个智商,要有人耍不过,真的是大憨包。”


“233有没?”


弹幕一群233和小心打脸,这时候有条白色弹幕被眼尖的魏无羡抓住了小尾巴。


[我]


“233天哪,真的有啊!怕不是反应速度慢的像王八。”


虽然游戏的确简单,不过魏无羡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他张张嘴,拼音揉作一团卡在喉咙里。


[...抱歉]


“欸?没没没关系?不是,小白同志,不用放在心上的人有失足马有失蹄,鬼知道你是不是大神。”


然后魏无羡这个倒霉蛋就一语成谶。


[等等...我der妈呀刚刚那是含光君的号吗???]


这位还真是大佬,cn含光君。


混两个圈,音乐和c圈。


擅长古琴,七根弦简简单单,经他手一弹,你绝对恨不得把耳朵推下去,在整个身体里立体环绕声播放。


至于cos,含光大大其实只出过一次。一句话。


神仙下凡。


说过了,粉丝这种东西,一般都物似主人型,说魏无羡和他粉丝是一群妖魔鬼怪,那含光君那一群人就是无上轻云。


但是一个混圈人士的基本战斗力还是有的。特别是魏无羡还变相骂了人家王八。


我黑子本来就多,这下岂不是凉凉?


魏无羡抱头一声惨叫,匆匆忙忙关了直播。


“我的天,不行不行,我要给大神道歉去了!下了下了!”


刚刚关上直播,魏无羡立刻点开自己群,群里已经99+了:


小呀个小苹果er:急急急!你们还在瞎聊天你们主子明天要横尸微博了!!!


说好录屏你不录:老祖你这次车翻大了,你知道含光大大的粉有多护主吗?本来含光君就是炒鸡安静,不发微博不发说说,回复评论像宠幸一样,特别高冷,搞得他们家粉丝把他捧得像神仙一样的555我都不敢得罪他们的。


小呀个小苹果er:我的天啊这么吓人的嘛???你们的大宝贝儿开始慌了


这是个很热的话题,魏无羡不一会儿就被刷下去了,只好就在QQ滴滴滴的提示音下翻开含光君的主页。


主页是默认主题,第一篇确实那张仅有的cos照。


魏无羡点开大图,手指颤抖的摁上自己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神仙哥哥啊啊啊啊啊我路转粉call爆啊!!


哦,对,魏无羡就是个肤浅的颜控来着,谁长得好看谁是爸爸。


糟糕,是心肌梗塞的感觉。


第二天早上,江澄还瘫死在床上,魏无羡就叽叽喳喳的敲着江澄的房门。


“师妹,师妹!起床啦啦啦啦!”


江澄不耐烦的扯过被子缩成一团,企图阻隔声波的传递。


“快快快,起来啦帮我看看我该怎么回消息啊啊啊”


江澄黑着一张脸爬下来,昨天没换的衬衫皱巴巴挤作一团搞得睡眠不足的某人无名火起。


“闭嘴!回什么消息?你又得罪谁了魏婴。”


嗯,看了是给魏无羡处理过很多次这种事了,澄清啊骂人啊,毕竟江澄擅长些。


我的意思是魏无羡要是亲自来肯定比江澄还气人。


魏无羡眼底吊着和江澄如出一辙的青黑色,昳丽的脸上露出叫兴奋的神情。


“看看看,大神发微博回我了。”


昨晚魏无羡花了大半夜时间看完了含光君所有视频,还苦思冥想发了条微博道歉。大意是蛮平常的很对不起嘴贱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硬硬硬


含光君回复了你:没关系。


于是魏无羡现在正绞尽脑汁想回复。


江澄翻了个白眼,点开微博:“得了吧,别又是三分钟热度。”


“卧槽?!”


魏无羡还在嚷嚷“这次才不是!我是真的喜欢他”


江澄猛的立起来,背绷得笔直。


“我昨天用的大号点赞?”


对的,江澄怂到平时关注点赞都是用小号,大号仿佛个除了推荐转发就不吭声的营销号。


就是这么怂你服不服?[超凶. JPG]


我喜欢评论区热闹点

[关爱孤寡老人]


论如何勾搭你的绑定画手(一)

♢文手澄画手曦魏无羡应该是游戏主播

♢暂定是cp忘羡曦澄

♢因为我真的搞不定多人向

♢不会写文对不起

来吧大家一起死




江澄听着隔壁杀猪一样的叫声,感受到熟悉的一股冲动。


啊,是想把魏婴搞死的冲动。


鬼知道江澄是第几个无数次后悔和魏婴一起买下了这所公寓。


公寓不大,两个大男人住刚刚好的空间,有多的一间书房和一间用来积灰的客房。


但是江澄看房的时候偏偏忘了问隔音。


书房在走廊最前头,魏无羡住在最里面对角线那一间,现在江澄左脑是魏无羡像见到狗似的尖叫,右脑是准备好了灌到电脑Word文档去的浆糊。


更文更文更文,更个屁。


给你们看一万字关于魏无羡这个害人精怎么骚短腿的。


你的骚,会成为刺向你的刀。


要说江澄,圈名三毒圣手。是个粉丝几大万,个个拿着碗儿叽叽喳喳嗷儿嗷儿待哺忙的死去活来的文手。


编辑说,你和文章,必火其一。


否则一切免谈,冷的你唱凉凉。


江澄是人先火了。


要说他根本看着就不是写文的料,特别是眼镜一带,活脱脱的理工精英男,所以他是靠的考据出名。


开玩笑,写什么查什么,查什么懂什么,懂什么写什么。


悬疑破案能给你扯成犯罪心理学选修课。


典型的学习救不了网民,于是和自己大脑打打商量就写文来了。


文笔肯定是有的,不然谁看,问题在于他写的橘里橘气。


本人并不知道橘里橘气什么意思的那种,简称天然腐。


打个比方,三毒大大的成名作里那一段儿:


“到时候我做家主,你做我的下属,永远不背叛我。”

“好。一言为定。”


这不当时就有妹子戳他:


“大大大大,您认真的嘛???官方卖腐啊这波甜到掉牙了233”


江澄当时还没退掉网页,看见艾特顺手就会了句


“卖腐?没有啊?我写过什么gay里gay气的东西吗?”


...


你写过什么gay里gay气的东西你自己没点儿逼数吗???


于是从那时起,江澄在自己不怎么知情的情况下,成为了直男文手的代表。


他知道说不定还蛮开心,毕竟以前他还经常被问是不是女生。


女什么女,带把儿的。


顺便,上诉那篇文be了,毕竟你们三毒大大也不是什么魔鬼。


江澄现在是真的挤不出半个字儿来。

写过文的应该都知道,码字儿这玩意儿信佛,随缘,灵感一来,思如泉涌,大笔一挥,感觉自己像神笔马良,写啥是啥描啥像啥,简直下笔如有神。


你要脑子里头啥也没有,把脑袋放香水桶里你也半天放不出个响屁,恨不得头给自个儿割下来放桌子上就能洋洋洒洒几千字。


江澄现在就属于后者。


他没有办法,只好退掉基本空白一片的Word文档,掏出手机打开微博。


放心他不是魏无羡不会专门发条消息说今天脑子里面被碎纸机塞住了写不出了下个月交稿吧。


他只是想看看自己关注的少的可怜的好友里的一个人。


补充一下,最喜欢那个。


是个画手。


文手最渴望的事情第一个是今天不交稿,第二个就是转发锦鲤祈愿画手。


江澄像个痴汉一样畏畏缩缩的团在电脑椅上,半夜三点手机幽幽的光照在他脸上。


喜欢的画手叫泽芜君,风格是恰到好处的雅正,不会太过严肃疏远也不会太过卖弄风骚。


是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淡。


江澄尤其喜欢,这种或许比较小众的画风反而戳中了江澄的小心肝儿,有可能是唤醒了不知道那个犄角旮旯自己故乡那片莲花坞,反正江澄现在抱着手机宝贝着,谁要是说人泽芜君不好估摸着江澄能翻根鞭子出来抽断他的腿。


话说到这儿,江澄已经成功勾勒出一个脑残粉的形象了,不过泽芜君才不会注意他。


嗯,他自己认为。


毕竟人家在圈里也是有头有脸约稿不断,设身处地一想,江澄自己也是基本记不全和自己说过话的自己粉丝的。

再说了江澄其人,从小就生的精致,柳眉杏眸,学校出了名的,食人花。脾气和长相成正比增长,语气词句和他妈一脉相承,三毒估计全毒在嘴巴上了。


和魏无羡互怼也好,和别人唇枪舌剑也好,江澄自己也知道自己嘴巴脾气都不得劲儿,基本只有看着其他人照模子夸泽芜君。


混的惨的一批。


还平白给魏无羡笑话许久。


江澄日常点赞转发,迷迷瞪瞪的重新点开电脑准备好了撸起袖子扯膀子动笔。


毕竟在他看来,做任何事都得认真负责,说要交稿就拖不得,质量品质也必须保证。


换句话说,不早点儿动笔,还剩四天。


四舍五入还写个屁。


这头江澄昏天黑地绞尽脑汁,魏无羡这个灵感粉碎机吓得那叫大脑当机。


他凭脚趾头的直觉都能发现,他闯祸了。


虽然打了一但是还是看你们想不想看后续

拒绝白嫖靴靴


[锤基]I will never leave you alone

其实是我复联三看完了乱码的一个段子,现在想起来干脆发出去,所以有点久了XD

虽然知道你们应该看过了

高甜,真的,我就没有发过刀

cp:锤基

中秋快乐小宝贝儿们



I will never leave you alone.

洛基在托尔耳廓轻声细语。

他实在从未愧对谎言之神的名号。

托尔想。

无论洛基欺骗他多少次,甚至给托尔带来巨大的、难以解决的麻烦,给他带来可怖的伤疤。

诸神在上!洛基在他八岁的时候就开始给他带来麻烦了。

但当洛基和自己迥然不同的纤细的指节放上托尔的右眼,当托尔感受到冰凉的手指微微的颤抖,其主人的小心翼翼,好像又没什么事不能原谅了。

“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拒绝洛基的两句话:”

醉醺醺的女武神歪歪扭扭靠在舱门旁。

“一个please,一个I love you.”

托尔想,可能吧。反正洛基不会离开自己。

他信心满满。

他已经不确定自己到底会失去什么了,是自己的妙尔尼尔,母亲,亦或是父亲,自己几乎未谋面的胞姐还是生活千年的阿斯加德。

这真是他唯一确定的事了。

是啊。

从小到大洛基从来都没离开过托尔。

说不定我已经成功让托尔离不开我了。

谎言之神沾沾自喜。

那是个错误。

没有谁离不开谁。

所以,洛基实在从未愧对谎言之神的名号。

他成功骗过了他自己。

一句誓言。

I will never leave you alone.

他说:

“I assure you, brother, 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I will never leave you alone.

一句,誓言。

所以说嫦娥不一定叫嫦娥咯

中秋节小甜饼,突然想起来的,算是个中秋贺文吧(bush

毫无逻辑注意

没什么想说的皮这一下我很开心
(◦˙▽˙◦)


又是一年中秋节了。

对于各路神仙乃至普天之下众多凡人,这可是个好日子。

因为不用加班。

不用加班。

不!用!加!班!

开玩笑!整个九月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等到中秋节三天小长假哦!这是学生的福音职工的救世主吧!

就连月老的可以挤点儿时间扯吧扯吧自己的红线嘴上说是要搭桥牵线其实是跑到凡间旅游。

然鹅并没有什么用。

月宫忙得像个陀螺一样,隔壁那只玉兔耳朵毛都被旁边打瞌睡的那只薅秃了。

魏无羡叹口气,唉。

兔生不值得。

“去你的吧魏婴,你一年从头皮到尾,你有本事叹气你倒是来帮忙啊?!”

江澄猛的一下糊到魏无羡的兔头上去,恨不得从他脑袋里嘟噜个月饼出来。

你以为神仙会自己做月饼吗?不他们都是从月宫买的。

顺便,你认为嫦娥一个人能做多少月饼?

玉兔表示不服。

这么多手残等着月饼,就魏无羡一只兔子还有空伤春悲秋不帮忙。
也是够了。

魏无羡偷瞄了一眼恨铁不成钢的江澄,红珠子一样的眼睛滴溜溜的转,明显在找溜号的方法。

“欸!师妹,莫要这样嘛!都是玉兔我当然会帮忙的呀!同类爱是吧!同类爱。”

江澄是谁?说好听点儿是魏无羡的发小,知己知彼。直接点儿说就是和魏无羡穿一条裤子混大的,都给坑得起强烈的反动反侦查意识了,完全不为所动,一把揪住魏无羡黑光锃亮的兔耳朵就拖着他往里赶。

这头江澄急急忙忙捉住偷懒的要去做月饼,那头魏无羡发现江澄铁了心让自己做月饼脸就是一垮。

“别啊!”

做月饼又枯燥又无聊,而且本来月宫就月饼最多,上年做的剩下的月饼一直吃到这年新做月饼为止然后今年的又剩到明年中秋。不说多了,这样来一个轮回就没人受得了,更莫说魏无羡是在月宫长大的了。

他已经闻到月饼就想吐了。

魏无羡苦着脸打量,但事实上月宫有的东西不多,想挣脱江澄容易,毕竟那家伙已经开始看什么都是月饼了,但这...挣脱之后躲在那儿这是个问题。

魏无羡下定决心,一把挣脱江澄。

他刚才看见了个男的,一身繁复的白衣层层叠叠,自己化成原型躲进去绝对没问题。

想着想着魏无羡就打个滚变成了只毛茸茸的黑兔子藏在了对方衣服褶里。
江澄果然没看见,气急败坏的就跑走了。

不过魏无羡依然大祸临头。

这不知来路的神仙几乎在黑色毛团滚过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他,倒是善解人意的待江澄离开才把魏无羡捉出来。
魏无羡抖了抖,秋天为了御寒慢慢长起来的绒毛随风一抖一抖的,粗略看起来还真就是个受仙子女神喜爱的团子。

这个神仙样子魏无羡是绝计没看清的,但他就是莫名认为世界上没有比他更好的神仙了。

魏无羡觉得,大概是因为他的手吧。
葱白如玉骨节分明,触碰起来略微冰凉。漂亮的恰到好处,看起来赏心悦目又不会显得女气。

有这样一双手的人又能长得如何差呢?

漂亮的手小心翼翼的抚摸了一下魏无羡。

“手感很好,不如跟着我。”

是肯定的语气。

不是啊等等!我是玉兔啊?!你懂不懂?意思就是你得先问问嫦娥大大啊!!

魏无羡猛的抬头红艳艳的小眼睛惊恐万分的盯着这个来路不明胆大包天的神仙。

整个仙界的人都知道别碰月宫的兔子,一是因为玉兔本身战斗力就不低,二是因为嫦娥巨护短,而且特别喜欢兔子。

月宫是有玉兔也有长得喜人的普通兔子的。不过前者有守护月宫锤爆入侵者的职责和实力后者只负责卖萌,共同点是都在月宫给供的想个祖宗。

特别是据说有次嫦娥因为二郎神抱了只月宫的兔子而把他摁在地上摩擦,那之后魏无羡就只服嫦娥姐了。

社会你娥姐,人狠话不多。

“你...你不怕嫦娥姐姐打你吗?真的会把你摁在地上爆锤的那种哦!”

大概是想起了自己还有个写作嫦娥读作社会一姐的靠山,魏无羡立刻直起背,在那神仙手上颇有气势的立起来,浑身的毛抖一抖的看起来狗仗人势,得(qian)意(zong)极了。

“我告诉你,别惹你玉兔爷爷,惹急了小心我一状告上嫦娥姐姐那儿去,二郎神那事儿知道吧?我生是嫦娥姐姐的兔死是嫦娥姐姐的鬼!再说我兔爷爷急了也是会咬人的啊?自己小心点吧!反正我是不会屈服的这辈子都不会屈服的我就是从月宫跳下去也不会屈服你的!!”

魏无羡越说越带劲儿,倒是莫名其妙的说出来一股子委屈和骨气,活像对面这帅哥要剥了自己皮一样,慷慨激昂,义正言辞。

对面那个真是个帅哥,换句话说,是论坛上那群如狼似虎的单身女仙会大吼:男神嫁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给您生猴子啊啊啊疯狂打call啊啊啊
的那种人。

乌木一样的长发清清淡淡束了个冠,每一根发丝都一丝不苟严丝合缝的贴在背上,蓝色的云纹抹额和一袭白衣,背上背着古琴却毫不显笨重,活脱脱一位谪仙的上仙,淡漠少言,不染尘世繁华。

废话,魏无羡叽叽喳喳这么久人家还是从头到尾都只有那一句话,仍然不咸不淡的看着这只聒噪的兔子。

呸!!长的好看又怎样?!我,我是不会动摇的!!!

上仙轻飘飘的搭了一眼魏无羡,薄唇轻启:

“我就是嫦娥。”

1.这位上仙声音真好听。

2.上仙你刚刚说什么???

魏无羡是一只来自月宫的玉兔,特长是吹笛子,做月饼,吃月饼。

嫦娥原来是个神位的名号吗???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那以后魏无羡再也没吃过月饼。

因为有个叫嫦娥的男♂神宠着他,想吃什么吃什么咯。

魏无羡:真香。


好了我皮完了各位亲中秋快乐啊!

我知道永逝降临,并不悲伤
松林间安放着我的愿望
下边有海,远看像水池
一点点跟着我的是下午的阳光

人时已尽,人世很长
我在中间应当休息
走过的人说树枝低了
走过的人说树枝在长
             ——《墓床》顾城

鱼鱼鱼
我基本靠摸鱼为生了🐠
刺客伍六七真的巨好看啊!我吹爆啊啊啊!一次性看完!
我为什么要现在看???开学前燃烧我的卡路里吗???
渣像素将就吧
有点儿我大/英/帝/国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