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过海的蟑螂鼠

死死扒住APH和欧美圈的坑拒绝援救

[米英]所以孩子怎么办(五)

♢单身爸爸梗,地质勘探学家米钢琴家英
♢ooc注意
♢更新巨慢但不弃坑
15
阿尔弗雷德其实很早以前就见过亚瑟了。
在他很小的时候。
阿尔弗雷德自己小时候的家庭也并不完满,但是十分富裕,总归一家人还是过得不错。
阿尔就是在那个时候注意到亚瑟的。
绿眼睛的少年独自一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明明没有面食吸引,灰白的鸽子还是乖顺的停在他身边任他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自己的羽毛。
阿尔弗雷德肯定是不认识亚瑟的,他们一个在美洲一个在欧洲,除了语言勉强算互通以外是可以肯定没有其他联系了。
“You look sad.”
亚瑟被突然搭话的小男孩吓了一跳。
“你的爸爸妈妈呢?”
腼腆谨慎的英国人选择答非所问。
“他们太忙了,实在是没空陪hero玩。hero想自己去游乐园,但是那些人不让hero进去。”
“你父母也抽不出时间啊...”
阿尔弗雷德看向亚瑟,突然爬上长椅坐在亚瑟的旁边,一双白嫩的小腿一刻不停的晃来晃去,手上攥紧了自己的玩具熊。
“你叫什么名字?hero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爸爸告诉我‘F’是freedom的意思哦!”
“...freedom”
亚瑟好像是被这个古灵精怪的男孩儿的自由吸引了。
“我叫亚瑟,亚瑟.柯克兰”
“亚蒂为什么说话那么怪啊?虽然hero是hero,肯定听得懂就是了。”
“喂喂喂小鬼!这可是正宗的英伦腔啊!而且你不觉得自称hero才奇怪到费解吧?!”
“...因为hero想成为帮助大家的hero啊?”
亚瑟嗤笑一声。
“你能帮什么啊?”
阿尔弗雷德放下玩具熊,蓝色的眼睛直直望向亚瑟。
“亚蒂想要什么hero都可以做到的。”
亚瑟仔细打量了一阵阿尔。最后像是认输了一样抱起他。
因为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根本抱不来,所以姿势很别扭。
亚瑟也发现了这点,只好又放下阿尔弗雷德。
“那你可以来这里听我的比赛。”
亚瑟别过头。
“随便你去不去!我才不会在意!票也不过是多出来的而已才会给你这种小鬼。”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当时是怎么说的?
他说:“如果亚蒂的爸爸妈妈也没空的话,hero就陪亚蒂一起比赛吧!”
亚瑟突然又抱住阿尔弗雷德。
“但是亚蒂也要陪hero一起去游乐园哦!”
“...好,我保证。”
16
阿尔弗雷德最后失约了。
失约的原因其实不重要了,总而言之,结果在于阿尔弗雷德失了约。
那场比赛亚瑟显然也没有赢得冠军。
阿尔弗雷德正襟危坐在宽阔的书房内。
书房腾了一大块地方放价值不菲的钢琴。钢琴左边有个柜子,里面放满了各种各样的奖状证书,彰显着亚瑟作为一位著名钢琴家的雄厚资本。
然后便是书。从天文地理到数字名著应有尽有。
阿尔弗雷德好奇的打量周围,或许是源于美国人天生旺盛的好奇心,或许单纯是在尝试了解自己这段时间的房东。
亚瑟终于折腾好生菜和肉食上楼。
恨不得想罗德里赫一样厨房一炸就做好香喷喷的饭菜了。
恕我直言,狗屁,罗德里赫那是超能力靴靴。
亚瑟感受到阿尔弗雷德极其专注的用目光扫视自己。
妈的视奸吗小鬼?
呕。
亚瑟一个人想些乱七八糟的狗屎玩意儿(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些是自己莫名其妙的臆想),一边尝试找出这位美利坚合众国的小伙会喜欢听的谱子。
“亚蒂顺便弹弹就可以啦!”
阿尔弗雷德不过是打着音乐的旗号,借着亚瑟不怎么样的记忆力想完成那个约定,想看看当初呆在长椅上的少年在自己擅长的方面的风姿而已。
不说自己并不对乐理感兴趣,阿尔弗雷德肯定自己可能完全听不懂其中的内涵。
亚瑟犹豫不决了一会,最终还是像当初一样露出被打败的表情。
管他哩!敢说烂就削他。
作为以完美模范闻名于世的钢琴家,亚瑟也是有极其出色的作曲能力的——虽然不如罗德里赫,毕竟那家伙动不动就用钢琴表达他的喜怒哀乐。
你当老子英皇十级冲话费送到哦!
阿尔弗雷德再一次确定自己是对音乐束手无策的那一类人。
他专注的看着亚瑟。
看他翻飞的手指,看他阖上眼睑陶醉于乐曲的神情。
直是不可能直的,弯了算了。
对,hero就是弯的嘻嘻。一见钟情。
呕。
阿尔弗雷德在心里干呕到肺出血。
在亚瑟面前是当然飞快的站起来鼓掌。
“我听过最好的曲子。”
“你才听过几首啊baka!”
亚瑟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实际上还是想匹诺曹一样翘高了圆润的鼻头了。
“hero听的是不多,但是”
“你绝对是最好的啦!亚蒂。”
阿尔弗雷德毫不吝啬的送了对面熟透的不列颠人一个大大的笑容。
hero就要凭本事撩你到手。
17
罗莎和艾米丽一回家就感到事情不对。
都说了,孩子其实最敏锐了,所以看见的那谁谁谁们下次注意点儿收住啊。
罗莎脸色极其难看的揪住艾米丽。
“你爸他妈想泡我爸?”
艾米丽识相的并没有尝试拯救自己被揪住的头发。
“这是脏活啦罗莎!一点的不淑女。”
罗莎悻悻的放开艾米丽,坐上餐桌。
杰特里优雅的在沙发上走来走去。
呵,杰特里你在怎么搔首弄姿也还是单身的所以消停吧死猫。
罗莎猜测是不是艾米丽papa浑身的荷尔蒙传染给了一向乖巧懂事的杰特里。
“吃饭了!快来尝尝hero做的怎么样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是父女啊,如出一辙的魔性笑声。
洗脑神器。
罗莎在把菜放到嘴里的时候突然没良心的觉得接受阿尔弗雷德也不错。
在看见七彩的餐后甜点她有放弃了。
滚吧,这啥玩意儿。
“反正明天休息日啊?亚瑟叔叔!”
艾米丽正吵着非要看恐怖电影。
“不是那个的问题,你会被吓到的,这对你不好。”
亚瑟苦口婆心的劝阻着艾米丽。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艾米丽可是hero的女儿啊哈哈哈才不会怕这个怕那个的呀!”
阿尔弗雷德从厨房跑出来直接打开电视,而且用一身怪力完美阻止亚瑟碰到遥控板。
最后影片在尖叫声中结束了。
罗莎半抱着吓到发颤的艾米丽轻声细语哄着她上楼睡觉,亚瑟就对着沙发上这一团动来动去死活不出来的棉絮无语凝噎。
“你不是不怕吗?”
“hero才没有怕啦!”
阿尔弗雷德大声反驳。
“hero只是不习惯而已!”
亚瑟心想总不可能和罗莎一样吧?哄着这沙雕上楼。
呕。
亚瑟眯眯眼,故意关掉了客厅的灯,缓慢的踩着嘎吱嘎吱的木板上楼。
“我先上床睡了哦——阿尔。”
亚瑟安安稳稳的洗漱完毕准备躺上床。
阿尔湿着头坐在房间门口。
“亚蒂...”
“滚进来吧,hero”
亚瑟露出了胜利的挑眉一笑。
阿尔弗雷德抱住亚瑟觉得自己这波操作。
不亏。
噫!心机婊。

抱歉最近更新都好怠惰QAQQQ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