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过海的蟑螂鼠

死死扒住APH和欧美圈的坑拒绝援救

[米英]所以孩子怎么办(四)

♢单身爸爸养娃注意
♢ooc注意
♢不弃坑不弃坑,缓更
♢这里的伊莎是指匈/牙/利XD
12
依旧是亚瑟早早爬起来送两个女孩儿上学。
在看向已经指向7:40的时钟时,亚瑟迫不得已的只给罗莎扎了个高马尾。
“呃,daddy?我觉得好像太紧了。”
“艾米丽?天哪,告诉我你不是准备把那两个漂亮的金色星星夹在一块儿。”
亚瑟转头就看见艾米丽正琢磨怎么把昨天阿尔弗雷德给她的夹子一起夹在左边——像罗莎的红发夹一样。
亚瑟只好过去帮这个傻乎乎一味渴求和罗莎的共同点的丫头整理她乱糟糟的卷发。
亚瑟先是梳理顺艾米丽的头发,再把艾米丽挡住视线的刘海左右分别用星星发夹别起来。
“好了,这样如何?艾米丽?”
“谢谢!亚瑟”
“记住在车上帮罗莎松松头发!”
亚瑟慌慌张张的叫艾米丽罗莎上车,亚瑟沿着住宅区驶向学校,人们刚刚在晨曦中准备好开始自己的一天。
“嘿,亚瑟!我还没吃饱—你干嘛那么急?”
艾米丽听话的给罗莎松松她的马尾。
“上帝,你得知道8点的路段每一截的塞满了该死的车和无数红绿灯,而交警只能在中间乱叫。”
亚瑟成功在8:30以前把孩子们送到学校,现在他得赶紧回去叫醒还再睡的阿尔弗雷德,以此来帮助他倒时差,免得他一醒就上吐下泻。
所以在告诉罗莎和艾米丽包里有面包以及好好学习后亚瑟转身准备回去。
“daddy?那你会不会参加我们的活动?”
罗莎在艾米丽的怂恿下问了出来。
亚瑟愣了下:自己似乎很久没和罗莎一起做过什么了。
“当然”
13
“wake up.”
亚瑟驱车回家,上楼拉开了阿尔弗雷德房间里的窗帘。
阿尔弗雷德整个儿怂在被窝里,只露出他那反重力的呆毛。
你是靠呆毛呼吸的吗?请问一下。
“阿尔弗雷德,你最好滚起来。如果你没有上吐下泻的意愿的话。”
亚瑟猜想是以前倒时差日夜颠倒的惨痛经历唤醒了阿尔弗雷德死在他肉块儿里的脑子,阿尔弗雷德在被子里动动,示意自己知道了。
几分钟后,亚瑟.柯克兰掀翻了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被子并把他扔去洗浴间。
“嘿,亚蒂。就算要倒时差也不用这么早起来吧?”
“首先,我大致明白了你平时像猪一样的作息时间,其次,你看来是准备把那栋房子搁置起来今天晚上带着艾米丽去住宾馆或者睡桥头是吧?”
阿尔弗雷德显然是真忘了这回事。
“哦!哦,对。但钥匙不是在马修那儿吗?”
亚瑟奇怪的看着阿尔弗雷德
“等等,那你的钥匙呢?艾米丽叔父——我是说马修一把备用钥匙,那你自己应该还有一把吧?”
阿尔弗雷德听闻只好耸耸肩“哦,因为找不到备用钥匙所以hero就把钥匙给他了啊哈哈哈!”
“等等,正常人都会给自己留一把的吧?!你是baka吗?”
“但是hero只有一把呀?还有一把在艾米丽妈妈那儿。”
“你不会配吗...算了,那威廉姆斯先生呢?他回来了吗?”
“马修?啊,他去法国了哦!他是老师嘛,要留教一年才回来。”
“那你给我滚去找你前妻把钥匙拿到然后滚出我家好吗?谢谢。”
阿尔弗雷德挠了下自己的头,但他还是觉得尴尬。
“呃,hero和她已经断了来往了,我都不知道她又去了哪里,是离开美国还是仍然在这个州,不然马修也不会麻烦你啦!”
亚瑟很快也感受到了那种感觉:像是烧焦的云朵那种青黄不接的感觉。于是他做了个让他后悔了半辈子的决定。
当然,我们都知道亚瑟说后悔的时候还不一定呢。
“那我们不如暂时住一起,我是说。”
亚瑟突然停口了。
因为他发现阿尔弗雷德像只发疯的赖皮狗一样对着自己掉毛的尾巴转圈。
...好像被套路了,不爽。
14
于是亚瑟只好陪阿尔弗雷德又去买几件衣服。
要知道,除非你打破隔壁房子的玻璃进去拿衣服,否则,阿尔弗雷德仅有的几件还飘在亚瑟后院的衣架上。
“阿尔弗雷德,你能不能讲究点儿。”
亚瑟看阿尔弗雷德像批发一样在优衣库里找衣服号数。
“欸?亚蒂你说的随便拿几件吧?”
“是的,几件。但你买这么多干嘛?你这是要死在我家吗?”
显然,亚瑟忘了调整自己的音量,商场里的人流好像都停了一瞬间。
“那边那对好可爱哦!”
“是啊是啊!禁欲炸毛受和阳光正气攻很带感诶!”
两个女孩走过去,亚瑟在听见声音的一瞬间就把自己往阿尔弗雷德背后一挪。
开玩笑!腐国了解一下谢谢!自己和斯科特从小被调侃到大而且除了伊莎和王梅赌过一次,基本次次都是他受啊摔!
“www,害羞了害羞了!好喜欢他!”
“喂喂喂,人家注意到了啊快走了哈哈哈”
阿尔弗雷德看亚瑟在女孩走远后又(自以为)悄声无息的站出来。
...亚蒂原来害怕这种女孩子的吗?叫腐女来着。
最后亚瑟还是和阿尔弗雷德到楼上选了两件运动衫,几件体恤,一双新鞋,以及,内裤。
亚瑟尴尬的捂着脸出来。
“亚...”
“闭嘴。”
这次出来亚瑟没开车,于是两个人活像老夫老妻一样出了商场。
“阿尔,下周罗莎和艾米丽的校园活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头发啊!头发怎么扎。”
“亚蒂你以为艾米丽为什么是短发。”
“...”
“好啦好啦!这个去学就完事了!没什么可以难倒hero!现在重要的是。”
“what?”
“晚上请一定让hero做饭,以及,”
“阿尔弗雷德!我做的哪有这么难吃啊啊啊啊啊啊啊!”
“以及,有空,可不可以给hero弹首歌。”
“...哈?突然说这个干嘛?”
亚瑟有画风转变太快臣妾做不到的感觉。
“啊,因为,看见亚蒂奖状很多,这个很抱歉啊我进去就看见了。hero以前也很喜欢音乐,但真的没有天赋啦!所以,可不可以给我弹一首曲子。”
午时的阳光和远方波光粼粼的海面一起投射在阿尔弗雷德的身后,亚瑟显然没想到这一层原因。
“...可以。”
“你先唱首我听听?”
“那hero唱了啊?”
“啦啦啦啦...”
“停。”
亚瑟捂住耳朵。感觉身体被掏空。
“我他妈求你做个人。阿尔。”
“噫!hero很伤心耶。”
“闭嘴吧沙雕。”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