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过海的蟑螂鼠

死死扒住APH和欧美圈的坑拒绝援救

[米英]开什么会打什么仗不如吸猫

01
英/国变成了一只猫。
一只,干净的白和舒服的黄相间的苏格兰折耳猫。
“是个很健康的男孩儿哦!”
斯科特模仿出一个十分恶心的语调,作为世界会议上英格兰的暂时代表。
“那宠物医院女孩儿这么说,还撩起蠢货弟弟的尾巴,妄图露出他下面。”
亚瑟整只猫缩成一团,趴在长而宽的会议桌最前面。
啊,想搞死那个红头发再自杀。
“所以,重点是为什么亚瑟会变成这样吧阿鲁?”
亚瑟感激的用透绿的猫眼看向王耀:好闺蜜,不枉我被你坑的这么多英镑!
“管他呢?这样也不错啊。”
作为法/国的弗朗西斯显然乐于看戏并且鼓动斯科特说出亚瑟到底有没有被捞起来看[哔——]
“hero可以养他吗?”
阿尔弗雷德缓缓抬起头。
不可以,滚。
“你在开玩笑吗?死胖子?”
斯科特像是十分关心亚瑟一样瞪着阿尔弗雷德。
养是不可能养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养的。你,沙雕,滚蛋!
柯克兰兄弟瞬间统一了思想。
“可是,大叔不在的话你不就可以上位了吗?”
...对哦。
“好吧那你拿去吧。最好养死。”
我操塑料兄弟情。
但是!
亚瑟疯狂尝试远离阿尔弗雷德,以凄厉的猫叫抗议。
啊,美/国这个怪力胖子,要被勒死了baka!
“话说hero想知道为什么都变成猫了你眉毛还是那么粗啊?”
鬼知道啊我他妈也很绝望啊?因为粗眉毛是绅士的象征?
不,其实是因为大世界的意志。
老子就是从这跳下去,摔死,死无全尸都不会给你养。
阿尔弗雷德轻轻抚摸过亚瑟柔软的皮毛,修剪整齐的指甲搔过亚瑟曲线优美的脊背。
不过小奶猫大小的折耳猫发出软糯的哼哼声,微微抬头向亚麻色短发青年示意。
可以说是非常可爱了。
“我录下来了阿鲁。”
王同志您好,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眼瞅这猫咪又要炸毛,阿尔弗雷德用手背拂过亚瑟下巴,不轻不重的挠了挠。
...真香。
亚瑟决定躺着给生活强X。
斯科特扭过头:你退群吧,蠢货。
02
其实阿尔弗雷德仿佛是想趁机搞死亚瑟。
每天晚上熬夜打游戏,打完倒头就睡,第二天早上垂死病中惊坐起,扯着领带就往白宫赶。
好像没什么不对的。
屁。再不给我吃的老子就削您嘞穷死先森。
恕我直言,你怕是把自己脑子一起和排泄物冲进下水道了吧。
“呃...我很抱歉啦亚蒂!今天有准备吃的哦!”
绝对不会原谅你的啊baka!
“王耀建议我给你弄点儿煮的比较软和的熟牛肉或者鱼...你尝尝?”
亚瑟望向趴在地上小心翼翼看向自己的美国大男孩儿,突然就想起以前他抱住自己讨要礼物的样子,蓝色的眼睛像要溢出水一样。
才不会觉得他可怜啊!
亚瑟默默蹭蹭青年的手,小声喵喵着吃起了自己迟来的晚饭。
算了,回不去了。最好别想了。
最终琼斯先生抚摸着自己的猫入睡。
03
“亚蒂?”
急躁的男孩儿大声呼喊着自己新家人的昵称,略微引起邻居的不满。
亚瑟踩着湿漉漉的肉垫跌跌撞撞的从桌子角落走出来。
阿尔弗雷德看向一摇一摆的小奶猫喵喵对自己叫,绿色的眼睛像水染的树林一样懵懂。
啊,日妈心都化了。
把亚瑟捞起来放到烫的整整齐齐的黑西装上自己肩膀的位置,感受他在“咪”的叫了一声后小心的,颤巍巍的把自己缩成一小团,尾巴不自觉的挠过自己脖子。
噫,hero怕不是要死在这。
看什么看,hero凭本事吸猫,干你毛事。
“hero还是很忙的啦!所以可能今天把你寄养在瓦利拉的宠物咖啡馆,晚上来接你。”
不,我们先不说那你为什么要养我,为什么不把我放在宠物店?
“亚蒂肯定也不想吃猫食吧?而且hero听说有的宠物店会虐待宠物,特别是猫咪。”
...是不是和低智商的人待久了都会智熄?是不是弗朗西斯把他的石乐志传染给我了啊岂可修!
是的,一定是红酒混蛋的错。
“这是亚瑟。亚蒂?这是瓦利拉。”
“喵。”
“好可爱啊!”
红发女孩熟练的撸着猫,眼睛都不动的向阿尔弗雷德挥挥手“好了猫留下,你可以滚了。上班去吧,祝你突然车祸身亡猫继承给我谢谢。”
美/国颇有些依依不舍的出了店门。
“亚蒂,那我们晚上见。”
喂喂!不要自顾自约定什么啊!混蛋!
“喵。”
晚上见。
都说多少次了,傲娇要不得。
04
当阿尔弗雷德扯开领带,取下他的德克萨斯州时,他完全看起来就是一个累了一天,在听完老教授三分之二都毫无意义的唠叨后又急匆匆去往那个小公司实习,最后走进咖啡馆想要一杯廉价的咖啡和好点儿的信纸给远在乡下的母亲写封信的憨厚青年。
“喵——”
临近傍晚的咖啡厅只有寥寥几人。
几个朝气蓬勃的女孩正围在一起,好像坐了一下午,拿铁已经不在冒热气。还有个疲惫的男人,无所适从的看两三只摇摆着脑袋在桌子上闲适的散步,最后只有和他们分享了自己的小松饼。
阿尔弗雷德径直走向瓦利拉:他现在迫切的想要回自己的猫。
即使不久前阿尔弗雷德现在最心爱的猫还是他最想远离的讨厌大叔。
“瓦利拉?亚蒂呢?他有好好儿的吗?”
“他好的很!亲爱的。那边,那几个女孩儿看了他快一下午了。”
哦,那些围成一团的女孩。
阿尔弗雷德走过去。
显然亚瑟已经注意到他,并尝试从一个金发女孩手里挣脱出来。
看来他很受欢迎。
阿尔弗雷德有种骄傲和焦虑并存的感觉。
“嘿,嘿,女孩儿们。”
借着KY的名头,阿尔弗雷德生生挤了进去,还装作看不见他人不满的眼神。
管他呢,反正自己是KY。
亚瑟看见了一颗亚麻色的,毛茸茸的脑袋对着他冲。顿时飞快的往上面爬,爪子为了着力伸出来,不止抓掉了阿尔弗雷德几根头发。
阿尔弗雷德用手摸了摸脸上的血,emm...hero应该没流鼻血吧?
抱起瑟瑟发抖的折耳猫,阿尔弗雷德下意识就忽视了群众同情的眼神。
“哦!亚蒂,咱们回家吧?”
“喵——”
快快快,我求你快点儿吧!她们是恶魔。
阿尔弗雷德顺了顺亚瑟柔软的毛,感觉到自己手上传来的,小小的生命的颤抖,用更轻的力道抱住他好让他舒服些。
阿尔弗雷德知道自己天生力气就比别人大太多。所以他需要学着更好一些,不然他总觉得自己轻轻一捏这个生命就会消失。
“走吧亚蒂!”
阿尔弗雷德轻轻蹭蹭亚瑟。
[上JB班,上班不如吸猫.jpg]
亚瑟:回家就回家,死胖子你再蹭蹭蹭老子打死你。
所以阿尔弗雷德脸上不可避免的多了三条杠。
呵呵。interesting,恕我直言,你美利坚怕不是吃枣药丸。

突然就60粉了兴奋.jpg
放着正文不码非要撸段子,我怕不是药丸
求评论,谢谢谢谢qwqqqq

评论(4)

热度(70)

  1. 朴尧均漂洋过海的蟑螂鼠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太可爱了!!!吹爆作者